聚推网

聚推网门户首页 娱乐专栏 凌霜文社/lsws789【李星河】全文继续阅读+好书已完结+未删减畅读

凌霜文社/lsws789【李星河】全文继续阅读+好书已完结+未删减畅读

2021-12-24 09:29:54 / 来源: 互联网 / 查看: 455/ 评论: 0

摘要dihun202112凌霜文社/lsws789【李星河】全文继续阅读+好书已完结+未删减畅读凌霜文社/lsws789凌霜文社-JD77900超凡网文-为什么要做好人?他要是有个女儿,一定不会如那孩子一样可爱,不会是一个小天使,只会是另外一个当初的自己。这大概就是好人和他的区别。因为好人让别人也能做好人。.......渐渐的,李星河感受到肩头钻心的疼,意识如同......






dihun202112凌霜文社/lsws789【李星河】全文继续阅读+好书已完结+未删减畅读

凌霜文社/lsws789凌霜文社 - JD77900超凡网文 -
为什么要做好人?
他要是有个女儿,一定不会如那孩子一样可爱,不会是一个小天使,只会是另外一个当初的自己。
这大概就是好人和他的区别。
因为好人让别人也能做好人。
.......
渐渐的,李星河感受到肩头钻心的疼,意识如同渗入海绵的水,迅速开始回归,四周逐渐变得明亮起来。
自己没死?他有些疑惑,他醒悟过来时一心求死,只求解脱到头来死也死不成吗?还是说他已经到了地狱。
眼前的景象并不是地狱,古朴的雕花大床,复古桌椅烛台,如梦如幻。肩头的刺痛也提醒他这似乎不是梦。
就在这时零碎的记忆开始涌入,虽然不完全,但却十分紧要,如同走马灯不断在脑海中闪烁跳跃,几秒钟后他就搞清楚事情的现状。
他穿越了!而且还穿越到一个同样不是好人的家伙身上。
记忆碎片中这身体主人李星河乃当今皇上已逝皇长子潇王李肃的遗子。
记忆残缺不全,他努力回想,却头疼得几乎昏过去,满头大汗,连忙停下。
脑袋里只有一些如同夜空繁星零零散散的东西.
.......
潇王在内乱中为保护皇上而死......
潇王是皇上中子中最有能力也最受信任的儿子.......
很多人都说他将来可能册封太子继承大统,却没想英年早逝。
对此皇上即感其心,又有愧之,对李星河爱屋及乌宠爱有加。
也正是仗着这宠爱,李星河从小骄纵跋扈,在京都横行霸道。私下作奸犯科,声色犬马,欺男霸女,祸害良家这种事情简直就是小儿科。
回想起这些里业顿时头大,脑袋一阵眩晕,他以为自己该死,早该死了,没想世事离奇,他居然莫名其妙活过来。
可重获新生却又成了恶人.........而且更加变本加厉了。
这是上天对他的惩罚吗?
他从不信什么神鬼传说,前世今生。
但当一切光怪陆离之事发生在身上,他不得不重新审视。他没有惊慌失措,毕竟曾经在生死边缘无限挣扎。
人的生命建立在认知上,所以总会找到理由解释现状,然后适应生存。
转念一想,或许是他罪孽太深重,以死谢罪难以抵清他的罪孽,所以上天给他的惩罚,让他来拯救这同样不是好人的李星河?
又好笑摇头,哪有这么玄的事,不过不管事何种原因他都没有惊慌。
生生死死几十年,这点冲击他还不至于乱了阵脚,至少有再重新做人的机会不是吗。
过去的李业也好,现在的李星河也罢,有机会再世为人,他只想做一个好人。
不过零零散散的记忆就让他笑不起来,因为这李星河作孽实在太多.......
肩膀的伤来历简单,略微梳理记忆,李星河就知道来龙去脉。
李星河昨日在城南醉仙楼与狐朋狗友作乐时看上一位漂亮姑娘,还吟诗调戏,当然吟的也不是什么正经诗就是。
但那姑娘刚强,还扬言要打他。
李星河大怒,之后就悄悄命自己狗腿暗中把人家药倒,绑了回来。他那些狗腿也不是一次两次,手脚麻利得很。
这只是.......家常便饭,所以京都人民恨死李星河是有理由的。
晚上李星河欢天喜地进屋准备尽情放纵小弟弟时黑暗中居然猝不及防被那绑住的姑娘一头撞在肩膀上,力道之大让他一个飞身撞上后方桌椅,整个人一下失去意识,也就是这时候,李业来了.....
揉揉疼痛的肩膀站起来才发现全身都在疼,骨头如散架一般,看来这姑娘一撞实在不是盖的。
环视屋子没看到昨夜姑娘,他眼光毒辣,这屋子门是锁着的,而且从里面上的锁,显然人未走,因为她双手被绑住了,无法拉开门栓。
侦查与反侦查,他一辈子都在干,如果没走那这屋子中可以藏人的地方他一眼就看出。
忍着浑身的疼,走几步,果然那姑娘就躲在床头柜子边夹缝里。
一见李星河顿时一双布满血丝的美目死死盯着他不放,那眼神便如歇斯底里的野兽,他见过太多,只要再靠近半步他丝毫不怀疑这美女会跟他拼命。
李业皱眉,他看人可不像李星河,只会看女人胸口和屁股,一言一行,衣着服饰很多情况下都会透露重要信息。
女子衣着凌乱但那衣服是丝质的,上好朱红,线角细密到不仔细都看不到,有无缝天衣之感,这一件不知要耗费多少工时和心思,肯定是高超裁缝得意之作,普通人家是穿不起的。
有麻烦了,李业有些头大。
想了半天古人该怎么说话,是不是不说文绉绉的文言文就听不懂之类的,然后李星河恍然大悟,我特么的根本就不会说什么文言文啊想了也白想。
下意识一开口就是一句名言:“姑娘,我是好人,你不要害怕.....”
他自己都被自己的下意识震惊了,这话好特么熟悉......一般来说反派不都这么说的吗!
果然人家更加惊恐了,拼命往后靠。
“我是好人”这几个字从他李星河嘴里说出来还真是没一点说服力啊......
退而求其次,李星河只能道:“那你别磨绳子了,这绳磨不断只会伤了你的手。”
女子小动作逃不过他的眼睛,只不过他也是出于关心,真要用那柜角磨断绳子可不那么简单,说不定情急之下先磨破她白嫩的小手。
女子惊惧更甚,如临大敌死死盯着他,她嘴里被绸布塞死说不出话来,这种塞法必然会填满口腔,都一夜了想必极度难受。
“我帮你解开绳子.....”
女子愈发慌乱,眼睛死死盯着他却积满泪水。
“好吧好吧。”他也无奈了,要做好人真难,只能罢手。
换了语气道:“没想道被你看穿了,我确实骗你的,但我想对你不利你一个小小女子又能拿本爷怎么样对吧?”
他一趾高气昂起来,那女子反而眼中少了惊惧,满是怒气。
李星河连忙趁热打铁,对心理的拿捏他有一手。
搓搓手一脸色眯眯的样子:“本公子完全可以趁机强占你身体,可我偏偏不,因为那样一点都不刺激,我想要你挣扎,求救,你叫得越大声我就越高兴!”

鲜花

握手

雷人

路过

鸡蛋